51小說網 > 其他类型 > 南璃夜司珩免費閱讀 > 第838章 讓妖獸撞出一個缺口!

第838章 讓妖獸撞出一個缺口!

其他人一概沒資格!
南璃白了他一眼,“別顯擺,快走。”
“好嘞。”
秋海應道,再是瞪了瞪遲勛才把冥門關閉。
不過他看得出來,南璃心情頗好。
一想就知道,肯定是因為她知道了司珩是清白的。
秋海有些醋意,就道:“祖宗大人,就算不是司珩害你,可他沒能阻止別人害你,那也是不行!”
南璃說道:“他大概有什么難處,以后見到他了,問個清楚就是。”
但云見初這會兒已經不敢說話。
按先前的賭約,她應該離開南璃的身體才是。
但她現在只是一縷魔魂,能去哪里呢。
不管了,只要南璃不提,她就死皮賴臉的先留在這里。
南璃如何不知道云見初的想法,不過此刻她懶得計較,因為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。
就是要在玉狼城、鎮海城以及百越城布下法陣結界!
她拿回鎮水珠,蓬萊島那邊應該反應過來了,她不能有一分的耽擱!
三大城鎮,一個都不能少!
她先前布陣之時,也在這三個城鎮附近打下了符篆。
也是湊巧,這三個城鎮皆與凡界相近,要與凡界連接上,是一點都不困難了。
喬大寶和陳老他們早已在約定的邊界等候著,看見南璃出現,松了口氣。
不管南璃能不能拿到鎮水珠,重要的是她平安無事。
陳老屏住呼吸問道:“南璃,可拿回鎮水珠了?”
“拿回了。”南璃點頭。
陳老展顏一笑,“好!太好了!”
南璃開啟了陣法的一個裂縫,讓他們走過來。
德叔亦是高興,“那我們先去百越城?”
七星河那邊的水患將至了。
陳老看了看他,面色一下子凝重起來,道:“怕是不行,鎮海城現在急需這鎮水珠,不然,整個下界恐有大禍!”
德叔腦子一轟,“什么大禍?陳老,你這不是言而無信嗎?我們百越城就快要被淹了呀。”
那七星河的水已經漫出來了!
陳老也不瞞著,道:“鎮海城前頭的東海,每一年的九月十五都會有一次獸潮,不論是修士,還是普通百姓,都深受其害。”
他這么一提,眾人也有了點印象。
雖然他們歲數沒那么長,但典籍上總會有些記載。
南璃這部分的記憶還沒有恢復,皺了皺眉頭,就說:“所以,這鎮水珠放在鎮海城,是用來鎮壓獸潮的?”
“不錯。”陳老點頭,“這是當時的仙人憐憫眾生,不忍百姓受到妖獸屠戮,所以就自行隕落,化為這鎮水珠,交由鎮海城的城主,用來鎮壓獸潮。”
德叔不解,“可是……可是以前鎮海城也出借過鎮水珠,給百越城避禍,怎么這次就不行?”
“那是因為先前的鎮水珠一直都放在東海里啊,所以偶爾離開幾日,妖獸也不會蘇醒過來。可現在鎮水珠離開東海許久,老朽先前與城主聯系,說東海海面已經浪花鬧騰,想來是妖獸就快蘇醒了!”
陳老說著,再是看著南璃。
“這鎮水珠須得立即拿回鎮海城,不然后果不堪設想。”
喬大寶也說:“那就事不宜遲了!”
獸潮若是來襲,憑他們這點修為,根本無力阻擋。
德叔恍恍惚惚,喃喃說道:“完了,我們百越城……真的完了……”
南璃則道:“不要緊,憑我現在的能耐,能為百越城做個擋水的結界。”
德叔從黑暗重回了光明,他晃了晃神,“真……真的?!”
今日正是九月十五!
“我先將鎮水珠送回鎮海城,然后再去百越城。”南璃說著,“你們御劍回去吧,一定要小心,別掉以輕心。”
陳老對此沒有異議,畢竟鎮水珠如此重要,他這么點修為可不敢拿著,由南璃送去就最好了。
南璃用冥門行動,而他們也各回各家,很快就散了。
到了鎮海城,袁振海看見南璃忽然出現,還嚇了一跳。
南璃直接將鎮水珠遞給了他。
袁振海呆呆的看著鎮水珠,人還在失神。
“干嘛呢?接著呀。”南璃道,“不是有什么獸潮嗎?”
“對對對!”袁振海激動得眼睛泛紅,看著南璃不知作何感謝。
他也是近日看著東海有些怪異,趕緊去查了典籍,才知道鎮水珠如此重要。
這本是歷代城主守護的鎮水珠。
可袁振賢卻不管百姓眾生的生死,將鎮水珠上供了!
他帶著南璃去了地下暗室,那兒就修建著一個水池,有海水的流動。
就算是這小小的水池,也翻滾著不小的浪花。
袁振海趕緊將鎮水珠放入了水池中。
這鎮水珠果真是為了鎮壓東海而生,一入水中,就散發著瑩瑩亮光,幾乎將整個水池都照亮了。
浪花隨即停止了翻滾。
水面恢復了平靜。
袁振海大大的松了口氣,道:“太及時了!若不然,晚上肯定會有獸潮來襲!”
南璃觀察了會兒鎮水珠,“難怪陳老說鎮水珠現在不能外借了,這底下的浪花并沒有完全平復。”
“是的。”袁振海頷首,“這鎮水珠至少要在這鎮壓十年以上不能挪動,才能讓東海的妖獸繼續徹底沉睡。”
南璃就干脆給鎮水珠布下一個符陣,免得日后被有心人挪動。
“多謝。”袁振海看著她,喉頭微緊,“南璃,你對鎮海城的大恩,我都不知道如何回報了。”
暗室昏暗,可南璃在他眼中卻猶如星辰,熠熠發光。
不過是一月不見,他發現南璃與之前有些不一樣了。
讓自己……更不敢與之接近。
“不用那么婆婆媽媽了,我還要去百越城,先走了。”
南璃說走就走,直接召出冥門。
“等等……”袁振海伸出手。
但她已經沒了影子。
暗室里只剩下他一人了。
他心里頭空落落的。
也徹底明白,自己是永遠都不可能跟上南璃的腳步的了。
而此時。
東海之上。
擎梧與顏琥會合后,看見那幾個城鎮都布下了法陣結界,氣得臉黑了又黑。
這南璃,也太過迅速了吧!
他們連發難的機會都沒有!
難道就要這么算了?
顏琥卻瞇了瞇眼睛,冷聲道:“義父,東海已經好幾年沒了鎮水珠鎮壓,如果在這個時候用法訣將妖獸喚醒,應該能為我們破開一個缺口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