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小說網 > 女频言情 > 嫡女重生皇上的小嬌嬌殺瘋了 > 第229章 不怕不怕他不怕

第229章 不怕不怕他不怕

漫花廳里,魏夫人與唐楚君一幾之隔坐著。

五日前,老侯爺忽然派人上門通知魏家,早前訂下的親事取消。

今后雙方各自嫁娶,互不干預,不必再議。

那會子,侯府上下都窩在府里正等候皇上發落。卻是誰也沒想到,說暈就暈毫無擔當的老侯爺竟然不聲不響干出這么一件大事來。

大家跪在朝陽殿前請罪的時候,老侯爺在哪里?他一個領頭的,愣是生生貓在屋里裝死。

轉過身,他又裝出一副說一不二的當家人模樣讓人去退親。

說出去都好笑,退親也退得那么隨意。只派個仆人上門知會人家一聲,就默認退親成功了。

這老侯爺怕是真被溫氏下藥給毒傻了!

唐楚君可是請了三個媒人上魏府定下的兒女親事,豈是他隨便就能退的。

他這分明就是打心眼里看不起魏家,覺得人家就該忍氣吞聲,也不敢找上門來對質。

也確實,這都過去了五天,人家沒聲張,也沒上門來問。結果老侯爺又有說辭了,“還不是怕我們侯府落了罪連累到他們!哼,小門小戶靠不住,沒見識。”

這會子老侯爺聽福伯匆匆來報,說魏家夫人上門了,正和二夫人在漫花廳敘話。

老侯爺一個激靈,從躺椅上坐起來,“小門小戶!小門小戶啊!看到我們侯府沒事了,就又纏上來!去!去把軒兒給我叫過來!”

他沒發現,自己說話的聲音都在顫抖。也不知怎的,莫名害怕二兒媳婦唐氏。

不,他真正怕的是孫女兒時安夏!那個從來不顧臉面,把一切事情都擺到桌面的孫女!

可他為什么要怕?他是她的祖父!他是建安侯爺!他才是這個家真正的主人!

他憑什么害怕!

不怕不怕!對,他不怕!

況且他也是為了救全府上下的性命,他是沒有辦法才去退的親。嗯,就是這樣!

老侯爺努力做著心理建設,腦子里卻不斷回想起老妻那日在厚德堂的慘況,不由自主把背脊挺得更直。

一陣風吹來,他打了個冷顫,“福伯,福伯呢?”

良伯回話,“福伯請二爺去了。”

老侯爺不滿,“請這半天還不來,本候困了,頭暈,本侯想睡了……”

時成軒一瘸一拐地進院,人未到,聲兒先到,“父親,您先別睡!您睡了,我怎么辦!楚君會罵死我的!父親,可先說好,這事兒跟我沒關系!是您起的頭,事兒也是您辦的!”

老侯爺順手拿起拐杖砸過來,“逆子!怎么就跟你沒關系?退親不也是你同意的?想讓鳳陽郡主嫁給你兒子,不也是你希望的?這事兒,你得扛下來!”

時成軒:“!!!”一口氣都要喘不上來了。

好容易緩過勁兒,才可憐巴巴求道,“父親,您不能這么害你兒子我啊!我害怕!要出大事的!”

“能出什么大事!”老侯爺白他一眼,“出息!拿出點氣勢!”

時成軒:“……”我有屁的氣勢!

他欲哭無淚,完了完了,這把被爹坑溝里了。

那魏家也是,被退了親怎么還有臉找上門來!真就是小門小戶攀了高枝兒不肯松手!

并且,他和老侯爺想的一樣,頭幾天都沒上門來鬧,偏今天就上門來了,這不是見風使舵又是什么?

對于見風使舵的人,他相信憑他女兒的精明,也不會看中。

嗯,對,就是這樣。

他的心理建設也做好了。

兩爺子準備著迎接暴風雨的來臨。

其實魏夫人挨到今日才上門來,確實是因為登聞鼓案正式有了結果,建安侯府安全了。

若是頭幾日來扯這事兒,平白給人家添煩惱。

她這個做母親的,近幾日沒一天睡好過,暗里也是哭了幾場。

倒不是因著退親,而是為著侯府將傾,未來親家禍之將至。

魏家的想法實在是太單純太美好了,“我想著,是不是老侯爺擔心登聞鼓的案子會連累到魏家,所以才急急提出退親?”

幾乎魏家所有知情人都是這么想的。

是以如今侯府安全了,魏夫人就心急如焚地上門來問問,這親事到底還作數嗎?

說到底是他們魏府高攀了!

如今登聞鼓案塵埃落定,建安侯府依然是建安侯府,時云起依然是京城炙手可熱的高門貴子。

這樁親事還能作數嗎?魏夫人心頭十分忐忑。

唐楚君聽魏夫人那么一說,真就是臉紅耳熱。自家干出這些見不得人的破事兒,人家還把你往好的方向想。

這世道,干凈的人太干凈,齷齪的人太齷齪。

她深吸一口氣,望著對方疲憊的臉,以肯定的語氣道,“魏夫人,你放心。我唐楚君認定了采菱是兒媳婦,那就斷斷不會食言。”

魏夫人聞言,那顆心是徹底放下了。她輾轉反側,也就是為了求得這么一句準話。

因為直到現在,他們還瞞著女兒采菱,沒讓她知曉被退親。

她見女兒為了建安侯府數次偷偷落淚,卻依然不肯放下手里正繡著的紅色嫁衣。

有時候她也問女兒,如果建安侯府傾覆,你當如何?

女兒應道,“不會的。”默了一會兒,又平靜地繼續說,“女兒與時公子已納采問名過,便是時公子未過門的媳婦。實在有那一天,女兒抱著時公子的牌位成親也行。”

就這話,魏夫人哪里敢告訴女兒,建安侯府來退親了。

還好,一切都虛驚一場。

門外忽然傳來腳步聲,顯是對方來得十分匆忙。

唐楚君和魏夫人同時抬頭。

唐楚君一瞧,哎喲,我主心骨兒來了就好辦了!

魏夫人一瞧,啊,安夏姑娘來了我就更安心了!

時安夏朝母親和魏夫人行了禮,才坐下與兩人閑聊。話題幾乎都圍繞著哥哥和魏姑娘的親事展開,定下了納吉吉日。

早前納采問名都已過了,如今春闈結束,也該納吉了。

魏夫人見這母女倆都是神色如常在與她討論親事細節,更加肯定頭幾日退親是因為不想連累魏家。

她來侯府的時候,滿懷忐忑;離開侯府的時候,滿心歡喜。

把魏夫人送走后,時安夏才跟唐楚君道,“如果我沒猜錯,這里面應該是嬋玉公主和鳳陽郡主在搗鬼。”

唐楚君氣得咬牙,“我就說你那見風倒的祖父怎的忽然操心起家事來!這日子沒法過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