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小說網 > 其他类型 > 寵妻入骨我閃婚了個財閥大佬 > 第1011章 亂吃飛醋的顧總

第1011章 亂吃飛醋的顧總

暖暖看了他兩眼,又專注地開著車,淡淡地說著他:“顧宸,你還沒老,何必吊死在我這棵樹上?”
“只要你想,外面多的是女人想嫁給你的,她們也不會嫌棄你有一個十歲大的私生子,再說了,兒子跟著我生活,不會影響你再婚的。”
“一個大男人,平時在公司里那么忙,回到家里還沒有個知冷知熱的人,太孤獨了。”
“我是不會嫁人的,就與兒子相依為命,我現在只想掙錢,只想拼我的事業。”
“感情,我是不會再去踏足的,嘗過一次,受到的傷,我這輩子都無法忘記。”
現在,她對顧宸沒有太深的恨意了。
但是,也無法再當作什么事沒有發生一樣,嫁給他。
他們這輩子,是不可能的了。
她反復和顧宸說過,勸他放棄她,
顧宸不聽她的,她也沒有辦法。
“暖暖,對不起。”
顧宸不知道第幾次道歉,只是他道歉無數次都沒有辦法抹去他曾經帶給暖暖的傷害。
“也怨不得你,我們倆本就不適合,不應該強行在一起的,門不當戶不對的愛情,很難會有開花結果的時候。”
“咱們不提過去的事了,我只是告訴你,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費時間,我不可能嫁給你。”
顧宸認真地道:“你不嫁我,我就陪著你一起單身到老,你一輩子不嫁,我也一輩子不娶,二胎,我在夢里想想就好,反正咱們有顧烈了,顧烈是個很聰明的孩子,我顧家后繼有人。”
“我也不用擔心顧氏集團將來會被他們瓜分,顧烈會比我更優秀的。”
顧烈隨母在沐家山莊生活了近十年,與沐家有感情,又跟沐長風的養女青梅竹馬的,以后顧烈接管顧氏集團,若是遇到什么阻力,不僅有他這個當爸的幫忙,沐長風也不會坐視不理。
沐長風總不能讓他視若掌上明珠的閨女,婆家不能安寧吧?
在顧宸的心里,已經將自己的兒子許出去了,許給了沐長風當女婿。
顧烈長大后不娶月月就娶沐長風的女兒,反正就是給沐長風當女婿。
當然了,顧宸不敢再將這樣的想法說出口,免得沐長風知道了,又跟他急。
他若是有個像月月那般聰明可愛的女兒,也會小心呵護,視若珍寶,舍不得女兒嫁人的。
最重要的一點是孩子們現在都還太小。
不宜過早說那些八字還沒有一撇的事。
“我勸過你了,你不聽,我也沒有辦法,以后你后悔了,可別怪到我頭上來。”
暖暖在可以掉頭的地方掉了頭,往回開。
顧宸不明所以,問她:“暖暖,你怎么往回開?是不是你有什么東西落在租房里了?”
她平時出門,主要是拿個包,車鑰匙以及隨身帶著的那些化妝品,護膚品都是在她的包里的。
他看著她挽著包出門。
暖暖不說話。
數分鐘后,她再次在一個路口掉頭。
顧宸被她搞糊涂了,問她,她不說,他只能等著看。
很快,車子在剛才他夸店里的花很好看的花店門口停下來。
“暖暖,你要買花嗎?”
顧宸問道。
“你想買什么花?是養的,還是花束?你跟我說,我下車去買。”
顧宸說著就要解開安全帶。
“你不怕你下車了,我立即開車走人,把你丟在這里?”
暖暖忽然來了句。
顧宸的動作一僵,扭頭看著暖暖,小心地問道:“暖暖,你不會把我丟在這里的,對吧?你答應過送我去公司的,我,我都沒有開車,也沒有帶著保鏢。”
“你要是將我扔在半路上,我怎么回公司?還有,我若是遇到了綁匪怎么辦?好歹,我也是顧氏集團的總裁,還是值得綁匪綁架的。”
暖暖好笑地道:“你不說你是顧宸,誰會綁架你?再說了,你不是很難打的嗎?打小學的拳腳功夫,是虛的?紙糊的?綁匪遇到你,也不知道是誰更倒霉一點呢。”
“這里隨時能攔到計程車,只要你有錢,就不怕坐不到車,不用怕到不了公司。”
說著,暖暖推開了車門下了車,徑直走進了花店里。
顧宸見狀,這才跟著下車,跟著她進了花店。
聽到花店的老板娘在問她需要什么花。
她說道:“給我包一束花,一百塊錢左右的就行了。”
“是送給誰的?”
老板娘問了句。
暖暖答道:“送給一個男人的,但與愛情無關。”
聞言,顧宸緊張了。
等老板娘開始搭配花束了,他蹭到暖暖的身邊,小聲問著:“暖暖,你要送花給誰?”
雖然她說了與愛情無關,顧宸還是吃醋。
他和她是青梅竹馬,兩小無猜,還有一個兒子,她都沒有給他送過花呢。
除非她是去醫院探望病人,準備的花束,否則他都吃醋。
他也很想要一束花,暖暖送的花束。
暖暖不搭理他。
顧宸問不出個所以然來,只能嘀嘀咕咕的。
恨不得不回公司了,整天跟著她,看看她要將那束花送給哪個野男人!
哪個狗男人敢跟他搶暖暖?
想到鐘先生的出現,顧宸知道還是有很多狗男人敢打暖暖主意的。
等花店老板娘搭配好花束了,暖暖支付了一百塊錢,然后從老板娘的手里接過了花束,扭身便將花束塞到顧宸的懷里,說了句:“拿著。”
顧宸很想將這束花扔在地上,然后踩上個千萬遍。
她要送給狗男人的花束,還要他幫她拿著。
暖暖就是故意的。
她明知道他在乎,還要這樣做,不就是故意刺激他?
雖然顧宸很想毀了這束花,但他不敢呀,他怕暖暖生氣。
最后,他就像個怨夫似的,抱著那束花跟著暖暖出了花店,回到車上。
暖暖重新開車,一路上都不說話。
顧宸也不說話,他悄悄地擰斷了一朵花,又扯了其他花的花瓣。
不久后,到了顧氏集團,暖暖的車子停在了公司門口。
“到了,下車吧。”
暖暖淡冷地說道。
顧宸不情不愿地將那束花遞過來,酸溜溜地道:“這束花還給你。”
反正被他擰斷了兩朵花,扯了不少花瓣了。
也算是殘花一束。